創新步伐從未停止 科技鑄就大國重器
時間:2021-04-19 00:00 來源:中國航空報

   大國崛起,需要強大的國防;民族振興,有我重器守土安邦。

  航空工業自誕生之日起始終同國家的命運緊緊連在一起,一批具有自主知識產權、與世界發達國家產品性能相當的航空裝備,使中國躋身于能同時研制先進戰斗機、轟炸機、直升機、教練機、特種飛機等多種航空裝備得少數幾個國家之列。我國航空武器裝備實現跨越式發展,尤其是以殲20、運20、直20等為代表的新一代航空作戰力量相繼亮相,并陸續裝備部隊;C919、AG600實現首飛,CR929、“新舟”700開始立項研制。
 
  在航空工業70年發展的實踐歷程中,一項項科技突破振奮人心,一個個人才方陣朝氣蓬勃,一件件創新成果轉化為實實在在的戰斗力,有效提升了我軍現代化轉型的“加速度”。中國要強盛、要復興,就一定要大力發展科學技術,努力成為世界主要科學中心和創新高地。
 
  聽黨指揮有力推動航空技術奮勇向前
 
  在國家發展的每一個關鍵時刻,黨中央總是挺立潮頭,為科技事業的發展指明方向;在社會進步的每一個發展階段,黨中央無不高瞻遠矚,為科技事業的進步規劃藍圖。
 
  在抗美援朝的烽火硝煙中,新中國航空工業應運而生。1951年4月17日,抗美援朝第四次戰役接近尾聲時,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和中央人民政務院頒發了《關于航空工業建設的決定》,這一決定,成為新中國航空工業的“出生證”。從此,新中國航空工業走上了一條艱辛曲折又充滿希望的自主創新之路——從白手起家,到三代機、四代機,從陸基到海基,從有人到無人,從小型到大型,從固定翼飛機到直升機……
 
  1978年,在黨中央“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的方針指引下,航空工業部在天津召開了第一次航空科技技術工作會議,并制定了“航空科技七年發展規劃”,開始了向重點抓科研和新機方面發展的重大轉變,航空工業歷史性地提出要“科研先行”,開啟了我國航空科研的新篇章。此后,經過不斷的探索發展,航空科技發展形成了從基礎研究、應用研究、先期技術開發、演示驗證到工程發展的科學路徑。
 
  進入20世紀90年代,我國持續發展高精尖端技術,加速科技成果向現實生產力的轉化。進入21世紀,中國經濟進入高速增長時期。黨中央適時提出“自主創新”,并將其放在科技工作的突出位置,把提高自主創新能力作為調整經濟結構、轉變增長方式的中心環節。
 
  航空工業黨組堅持創新在航空強國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建設“世界一流軍隊、世界一流企業”的戰略支撐,面向航空科技前沿,加速新技術探索與應用,提升航空工業自主創新、原始創新能力;面向國家武器裝備建設重大需求,加速航空科技創新供給能力和效能提升,邁進航空工業科技新時代。
 
  科技創新的力量,使我國航空工業快速發展,先進航空產品井噴式的涌現,重大試驗設備達到世界先進水平;航空發動機已列入國家重大專項,努力推動整體突破;高性能推進系統、自主控制技術、先進火控系統、電子綜合系統等機載系統突飛猛進;殲20、運20、直20正式列裝,殲15飛機把我們的火力投送到了大洋遠海;民機ARJ21-700、“新舟”60已批量生產和商業運營,C919、AG600已成功首飛;一批以重點實驗室、技術創新中心等為代表的科技創新平臺發揮重要作用,航空技術體系更加完善,創新成果、骨干人才大量涌現,科技創新能力顯著增強,中國航空工業已經具備研制高性能軍民用航空產品的強大能力,如今,中國航空工業已經具備研制高性能軍民用航空產品的強大能力。
 
  在“十四五”規劃中,航空工業明確提出將創新放在集團發展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領先創新力”作為集團發展的戰略支撐,通過持續加大研發方面的投入為創新提供強力支撐,強化航空科技創新力量,創建新質航空基礎科研能力,實施一批具有前瞻性、戰略性的重大航空科技項目,形成一批在國際上并跑領跑的重大創新成果,實現科技創新自立自強,構建新時代航空裝備技術基礎體系。航空工業黨組出臺的“創新決定30條”,更是提綱挈領、精準闡釋,為各單位科技創新工作劃清重點、指明思路、部署路徑。
 
  自立自強基礎研究體系為創新建立基礎基礎
 
  研究是科技創新的源頭,是邁向高質量發展必須打牢的基礎。對于航空工業發展而言,基礎技術起著支撐和引領的雙重作用。航空工業在立足自主研制的基礎上,堅持跟隨創新、集成創新與原始創新協調并重,實現了航空科技研發從跟蹤仿制到自主創新的跨越。
 
  改革開放之前,航空基礎技術一直比較薄弱和落后,一是技術落后,二是條件能力薄弱。改革開放之初,我國航空型號主要是以“測繪仿制”為主的二代機,民用飛機幾乎空白。改革開放后,特別是從1999年起,黨和國家自主研制國防裝備的意志越來越堅定,對航空基礎領域能力提升越來越重視。航空基礎技術能力建設隊伍,銳意進取、拼搏奉獻,激情開創出了一條不平凡的發展之路。航空工業瞄準國際水平,建成了國內規模最大、試驗技術國際一流的全機靜力/疲勞試驗室,建成FL-10、FL-62風洞和氣候實驗室等一批“國之重器”,填補了國內空白。如今,我國航空武器裝備實現跨越式發展,從航空裝備設計階段的氣動試驗、氣動和結構優化設計,再到飛機研制后的整機強度和疲勞試驗,以及貫穿研制全過程的標準、計量、情報、檔案、環境試驗、可靠性、適航等,無不包含著航空基礎技術的身影和貢獻。
 
  從我國自主研制的以“前鴨翼,后三角翼”氣動布局的殲10實現首飛,到殲20等為代表的新一代航空作戰力量相繼亮相,再到采用“超臨界機翼”C919實現首飛,每一自主研制型號首飛的背后,都離不開大量的氣動試驗。改革開放之初,為滿足科研生產需要,我國先后開展建設了FL-2風洞,并對FL-8風洞實施了升級改造,補齊了高低速生產型風洞設備短板。尤其2000年以后,風洞建設加快步伐,建設了一批先進大型風洞設施。如FL-9低速增壓風洞和1.6米高速風洞(FL-3)建成并投入使用。目前,FL-51風洞一期建設內容已全面投入型號應用;FL-61風洞已初步具備常規試驗能力,并承擔多期型號試驗任務;2米聲學風洞順利通過可研評審;FL-10風洞已初步具備常規試驗能力,填補了我國回流式大型低速風洞的空白,使我國具備了比肩世界上最先進的德荷低速風洞的基本條件。
 
  結構強度試驗,尤其全機強度試驗是保證飛機飛行安全的重要手段,也是飛機首飛前必須發放的第一張通行證。目前,我國逐步構建了從元件、組件、部件到全機的完善的強度驗證體系,形成了國內能力最強、配套最齊全的地面強度驗證體系,各項強度試驗技術也取得了長足的進步,達到了國際先進水平,極大地推動了各類軍民機型號的研制工作,完成了我國幾乎所有新研或改型飛機型號的強度試驗。尤其是近年來有力保障了四代機、大型運輸機、C919、AG600等國家重點型號首飛、設計定型、列裝部隊,用科學、嚴謹、準確、可靠的試驗數據和結論托起雛鷹翱翔藍天,有力保障了各型號的如期首飛、順利定型,對我國航空事業和經濟發展做出了突出的貢獻。
 
  此外,標準、計量、情報、檔案、環境試驗、可靠性、適航等技術基礎貫穿研制全過程,以標準為例,從改革開放之初的俄標引進和轉化,支撐裝備仿制,到美軍標引進和轉化,支撐三代機研制,再到自主研制和國際接軌,支撐四代機和民機發展,有效地提高了各型飛機的通用化率水平和可靠性技術基礎,從無到有,由弱至強,不斷從體系和技術上滿足新型武器裝備發展需求。
 
  逐夢藍天創新始終是航空人的姿態
 
  航空工業是技術密集型產業,離不開科技工作者辛勤的奉獻,更離不開一代代科技工作者矢志報國、勇攀高峰。新中國航空工業從修理仿制到跟蹤發展,再到自主創新,一代又一代航空人自強不息、銳意探索、敢于突破,攻克了一道又一道技術難關,努力把創新發展的主動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建國初期,徐舜壽、黃志千、葉正大、顧誦芬、程不時、屠基達、陸孝彭等一批在探索中前進的技術人員,投身新中國航空工業創建之中。他們深刻地認識道:中國要自立與世界航空之林,必須能夠設計自己的飛機,建立起獨立的航空科研體系,并提出新中國第一架自行設計的飛機應該從中級噴氣式教練機開始。1958年,殲教1的成功首飛驕傲地向祖國匯報:我國航空事業從此跨入了從仿制到自行設計制造的新紀元。也由此,培養出了一大批卓有成就的航空科學技術人才,他們中的很多人已經成為中國航空工業的一代宗師。如今,凝聚在殲教1的民族精神和創新理念,仍在昭示著過去與未來:自力更生是中華民族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奮斗基點,自主創新是我們攀登世界科技高峰的必由之路。
 
  長期以來,一代又一代航空科技工作者把“航空報國、航空強國”作為自己的初心和使命,大力弘揚“忠誠奉獻、逐夢藍天”的航空報國精神,把個人理想和祖國命運、個人志向與民族復興緊密相連,堅韌執著,埋頭苦干,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跡,實現了我國航空工業歷史性跨越,使我國躋身世界上少數幾個能體系化、系列化自主研制具有國際先進水平航空武器裝備的國家之列。
 
  近年來,航空工業以技術專家梯隊建設為抓手,大力推進技術專家隊伍建設。始終聚焦高端人才。航空工業始終堅持高端引領,力爭培養一批在世界航空技術領域有影響力的領軍技術人才。黨的十八大以來,樊會濤、孫聰兩名同志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楊偉同志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4人先后入選國家“萬人計劃”,9人獲百千萬工程國家級人選,210人獲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近年來,累計調整型號“兩總”人員百十余人次,選送參加國防科工局“兩總”能力建設培訓50余人次,進一步提升了型號“兩總”人員的能力素質。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2021年要改革科技重大專項實施方式;規劃綱要就“深化科技管理體制改革”提出實行“揭榜掛帥”“賽馬”等制度;航空工業黨組“創新決定30條”強調要創新科技人才隊伍建設試點。要建設一流的企業,就要聚焦激發人才創新活力這個重要支撐,營造良好的創新環境,做到“產業引才,環境育才,平臺留才”,爭取把人才留住,讓人才實力、科技實力真正體現在創新成果中,培養真正的科技領軍人物。作為央企的一員,航空工業將繼續爭當技術創新主力軍、排頭兵,把解決“卡脖子”技術、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工作放在更加重要位置。
 
  關鍵技術搶占科技創新戰略制高點
 
  當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蓄勢待發,新技術、新模式層出不窮。“十四五”開局之年,航空工業將有力布局新興技術和前沿領域,發揮科技創新主體作用,加快構建新時代科技創新體系。
 
  近年來,我國航空裝備制造業快速發展,航空技術與研發投入持續增強,航空武器裝備的研制歷程除了所涉及的設計、材料、制造和測試試驗專業技術的發展和進步外,先后經歷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圖紙模線物理樣機、全機數字樣機、異地并行協同研制、基于模型的系統工程四個發展階段。通過建立基于網絡的協同研制平臺,實現了多家參研廠所的連接和貫通,確保了全研制鏈的管理協同、工程協同和制造協同,形成了支持飛機研制的跨地域多廠所一體化協同研制的新模式。運用基于模型的定義(MBD)技術,實現全三維數字表達和全局數字量傳遞,大型飛機數百萬零組件均采用MBD技術表達。運用基于模型的系統工程,進行復雜系統功能、性能和行為的自頂向下的分解以及自底向上的綜合驗證,形成新一代復雜航空產品創新設計能力。運用虛擬仿真試驗替代傳統風洞、強度、結構等物理試驗過程,加速了在數字空間對產品的快速迭代,型號研制周期普遍縮短三分之二。目前諸多航空制造企業已經開始應用3D打印、復雜結構件數控加工等由模型直接驅動智能設備制造技術。工業機器人廣泛應用于制孔、鉚接、噴涂、密封、復材鋪敷、無損探傷、切割、檢測等工業領域。把航空工業變為數字化企業,在數字空間構建全新的數字神經網絡,打通信息“大動脈”,重塑航空工業的價值創造模式也成為將最新的數字化技術。
 
  我國已掌握了大量的新理論、新技術、新工藝和新材料,完全掌握了第三代戰斗機和發動機、渦扇支線客機、先進直升機的研發技術,取得了近百項重大科研成果,填補了我國科學技術的多項空白。以“太行”大推力渦扇發動機研制成功為標志,我國已具備自主研發第三代航空發動機的能力,實現了軍用航空發動機從中等推力向大推力的跨越。空空、空地導彈等實現從第三代向第四代跨越,可以批量生產交付具有自主知識產權、與發達國家在役主力戰機水平相當的航空武器裝備,大大縮短了我國航空工業與國外的差距。
 
  近年來,航空工業有效開展了一批重大背景項目的預先研究,在先進氣動布局、高推比發動機、雷達、電子綜合技術以及先進材料等研究方面都取得了重要進展。企業技術中心建設全面推進,所屬企業均成立了技術中心,并通過創建省級、國家級技術中心不斷提高技術創新能力。緊緊圍繞重點工程項目,大力推進用高技術改進傳統產業,淘汰落后生產能力,堅持與產品結構調整相結合,著力解決型號設計、研制、試驗中存在的關鍵技術、特殊技術,不斷提高武器裝備設計水平和系統集成、研制、試驗檢測能力,走新型工業化道路。一批國家重點實驗室和航空科技重點實驗室建成并投入運行,形成了能滿足風洞、強度、結構等航空試驗的基礎設施,有效支持了我國航空科研的高速發展。
 
  目前,航空工業已經摸索和積累了大量成功經驗,形成了一整套系統工程管理的理論和方法。近年來,全行業積極推進管理創新,創新成果不斷涌現。全面推行預算管理、成本系統工程、6S管理、六西格瑪、精益制造、綜合平衡計分卡等先進管理方法,并通過流程再造將先進的管理方法進行整合,產生倍增效應,使得企業的管理理念、管理方法、管理效果實現了一次真正的飛躍。例如,殲10飛機項目,涉及上百個參與研制的單位,涉及科研、生產各個環節,涉及成千上萬個零部件,組織如此大規模的協作攻關,系統工程管理發揮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百舸爭流千帆競,敢立潮頭唱大風。創新是時代主題,科技是企業之魂。70年來,從小到大,從弱到強,我國航空工業實現了對世界先進航空工業從望塵莫及到同臺競技的歷史性跨越。
 
  航空工業必將堅定創新自信,著力攻克關鍵核心技術,勇于攀登科技高峰,為把我國建設成為世界科技強國而努力奮斗!
想要导航提示页面汤姆-御用导航提示提醒页面在线-汤姆御用提醒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