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國鑄利劍 長空寫忠誠
時間:2021-04-17 00:00 來源:中國航空報

    2021年,注定將是歷史上不平凡的一年。在中國共產黨百年華誕之際,黨領導新中國航空事業發展也迎來了70周年的光輝時刻。

 
  櫛風沐雨、歲月如歌,中國航空工業已走過七十載的奮進征程。作為國有大型骨干企業,航空工業如今已發展成為一個現代化的企業集團,為保衛國家安全所提供的國產先進航空裝備正夜以繼日地守衛著祖國藍天,這些先進航空裝備是人民軍隊手中的銀翼蒼鷹、制空利劍。
 
  回望70年的發展,各種型號的軍用飛機翱翔藍天;以殲20為代表的第四代戰斗機,以運20為代表的大型運輸機,以直20為代表的戰術通用直升機、轟炸機、無人機、教練機、預警機以及空空、空面、地空導彈持續裝備部隊,形成國內航空自主創新體系,為人民軍隊捍衛祖國的領空領海、為促進世界和平提供有力保障。在這片熱土上,航空人肩負著富國強軍的重任。
 
  初創時期(一代機)
 
  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戰爭開始。在這場戰爭中,新中國的締造者們以戰略家的眼光敏銳感到:依靠進口飛機雖然解決了空軍初建時期的裝備急需,但從長遠看,必須走武器裝備國產化道路。1951年4月17日這一天,航空工業在抗美援朝的烽火中誕生了。誕生之初的航空工業就以努力奮斗和不懈開創的姿態,投入到國防建設中來。1954年7月3日,新中國制造的第一架飛機初教5在江西南昌飛上藍天。同年8月1日,毛澤東主席親筆簽發了給南昌飛機廠全體職工的嘉勉信,8月26日,初教5飛機被批準成批生產。初教5的生產對于從修理走向制造的新中國航空工業來說,是一件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大事。
 
  1956年7月19日,我國第一架噴氣式飛機——殲5在沈陽成功首飛。9月8日,國家鑒定委員會驗收宣布:殲5飛機試制成功,可以成批生產交付部隊使用。殲5飛機試制成功,掀開我國航空工業發展史上嶄新的一頁,標志著中國航空工業一躍進入了噴氣時代。由此人民軍隊的航空裝備開始立足于國內,殲5飛機成為20世紀50、60年代中國空軍和海軍航空兵的主力裝備。
 
  1958年,多用途運輸機運5和自行設計的初級教練機初教6試制成功。1958年12月14日直5試飛成功,1959年初由國家鑒定委員會正式驗收,投入批生產。
 
  在1959年國慶10周年閱兵式上,空軍165架各型飛機組成6個梯隊,飛過天安門廣場上空。中國航空工業從修理到制造再走向自行設計、由生產活塞式發動機的飛機到掌握噴氣式飛機的制造技術,僅用了七八年的時間。中國成為當時世界上少數幾個能夠成批生產噴氣式飛機的國家之一。
 
  自主探索(二代機)
 
  到20世紀50年代末期,中國航空工業先后成立了材料、技術情報和飛行試驗等專業研究院所及飛機、發動機和航空儀表設計室,創辦了22個航空專業設計所、研究所,在相對短時間內建立起了航空工業體系。有了完備的工業體系,航空裝備由建國初期的仿制生產開始走上自主研制的道路。
 
  1958年初,人民軍隊急需裝備高空性能好、機動性能優良、火力配置強的殲擊機,研制殲6飛機的任務隨即提上日程。1963年9月23日,殲6飛機首飛成功。1964年6月,首批試制的殲6飛機交付人民軍隊使用,經實際使用證明該機的研制適應當時我國對敵斗爭需求。殲6飛機裝備人民軍隊時,正值我國土防空作戰關鍵時期。殲6飛機以擊落擊傷22架敵機且自身無一損失的藍天功勛,保衛了祖國東南沿海和西南邊疆、海島的領空安全。
 
  1958年8月,航空工業局根據空軍司令員劉亞樓的提議,決定我國自行設計、制造一種超聲速噴氣式強擊機。1965年6月4日,南昌飛機制造廠自行設計的強擊機強5首飛成功。1969年底,強5飛機投入生產。10年艱辛的自行研制,揭開了我國自行設計制造超聲速噴氣式強擊機并大量裝備部隊的歷史,填補了我國航空工業的一項空白,成為空軍的一支重要打擊力量。
 
  1966年1月17日,由沈陽飛機廠試制成功的2倍聲速國產殲7飛機首飛成功。1967年3月,殲7裝備空軍部隊。中國從此可以自行制造自己的第二代先進殲擊機。
 
  在一步跨進噴氣時代后,航空工業開始大踏步地走在迅速發展的道路上。為了擺脫受制于人的境況,進一步加快我國飛機國產化的步伐,滿足空海軍建設發展的需要,在對引進技術進行了技術摸底、吃透工作的基礎上,提出了由摸透轉為自行設計的新的戰斗任務。自此,吹響了新機研制的進軍號,調動千軍萬馬全面開展新機研制工作。1969年7月5日,中國自行設計的第一架高空高速殲擊機殲8飛機在沈陽飛機制造廠首飛成功。
 
  突飛猛進(三代機)
 
  改革開放以來,國際形勢發生重大變化。為應對我國航空武器在世界軍事格局和周邊威脅環境中處于弱勢地位的嚴峻形勢,使空軍到21世紀能夠裝備自行研制的世界先進水平的武器,并使航空工業的設計水平、研制水平和管理水平大大提升一步,從20世紀80年代以來,中國航空工業歷經艱辛,突破了一系列航空關鍵技術,成功研制了殲10、“飛豹”飛機。通過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研制了殲11飛機,不斷改進升級了殲8飛機,使我國殲擊機研制實現了由第二代向第三代的跨越,并裝備部隊形成戰斗力。這些先進的第三代戰機,在捍衛祖國主權、保衛領空安全和支援社會主義建設中發揮了巨大作用。
 
  20世紀70年代末期,中國航空工業遠遠落后于航空發達國家,人民軍隊航空裝備性能比國外同期裝備落后,不能適應20世紀末和21世紀初的防空作戰要求。面對嚴峻的國際國內形勢,20世紀80年代初,黨中央集體決策,“我們要搞一個新的性能好的殲擊機”,使空軍到21世紀能裝備我國自行設計的先進武器。這是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的英明決策,也是幾代航空人的夙愿。中國航空工業發展迎來新的歷史機遇。
 
  1986年1月25日,國務院、中央軍委正式批準新殲擊機(殲10)立項并列為國家重大專項,內部代號為“十號工程”。至此,新殲擊機進入正式研制階段。經過12年的艱苦歷程,1998年3月23日,中國自主研制的第三代戰斗機殲10飛機在成都首飛成功。
 
  殲10是我國航空工業打基礎、上水平、跨時代的重要標志。飛機綜合性能要求高、技術創新最突出、跨度大、難度大,是涉及100多個參研單位、20多個部委和行業的國家重點工程。殲10研制是當時我國航空發展史上規模最大、技術難度最高、協作面最廣的復雜系統工程。殲10工程現代管理體制的創建,不僅對確保工程各系統要求組織實施和工程目標的全面完成意義重大,而且為推動我國航空科技事業發展進步奠定了一個全新的基礎。
 
  2006年12月29日,新華社、中央電視臺分別以《中國殲10戰斗機正式列裝我軍航空兵》和《殲10戰斗機批量裝備部隊》為題,向國內外播報了我國自主研制的殲10戰斗機成建制列裝空軍部隊的消息。
 
  20世紀60~70年代,由于前線戰場支援和以空制海的任務需求,殲擊轟炸機在世界范圍內得到很大發展,歐洲的“狂風”、美國的F-111、蘇聯的蘇-24就是其中代表。為滿足我國空、海軍的任務需求,國產殲擊轟炸機研制工作提上日程。1977年2月6日,國務院、中央軍委正式下達轟5后繼機研制任務。該機為空、海軍通用機種,主要用于突擊敵戰役縱深目標和敵中型以上水面艦船。1977年10月,三機部批復轟5后繼機定名為轟7。1982年6月,重新命名的殲轟7飛機被國家列為重點型號研制項目。同年12月14日,殲轟7首飛成功。殲轟7飛機研制成功,結束了我國只有殲擊機、轟炸機而無殲擊轟炸機的歷史,填補了國家空白。1999年,殲轟7獲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并參加國慶50周年閱兵式。
 
  我國武裝直升機的早期探索始于20世紀70年代末,部隊和航空工業迫切需要發展新一代直升機,此時在武裝直升機方面仍是空白。80年代中期,國家頒布的直升機系列發展規劃中,武裝直升機成為發展的重點。
 
  1998年,直10立項研制,標志著立項論證和先期攻關告一段落,正式轉入型號研制階段,拉開了中國直升機自主研制、跨越發展的序幕。這是中國直升機發展的一個重大轉折,并由此踏上直升機強軍強國的奮斗征程。
 
  直10研制從十分薄弱的基礎上開始,面對采用大量新技術、新成品和新工藝的高起點,航空工業加速攻關。從總體到系統、結構、材料、試驗試飛到試制批產,從型號研制到條件建設、綜合保障到工程管理,其能力均有大幅提升,建立了全壽命周期數字化設計制造體系和國際先進水平的完整試驗驗證體系,帶動了渦軸發動機、直升機專用武器、機載設備和先進材料等全面發展,建成了直升機自主研發能力與體系,實現了型號研制由測繪仿制到自主設計的重大跨越,將我國直升機技術水平向前推進了20年,進入能夠自主研制高水平專用武裝直升機的國家行列。
 
  全面跨越(四代機)
 
  2016年7月6日,我國首款自主研制的大型多用途運輸機運20飛機正式列裝服役,標志著中國真正擁有了自己的大飛機,我國成功躋身于世界上少數幾個能自主研制200噸級大型飛機的國家之列。從2007年正式立項,2013年1月成功首飛,2014年11月在珠海航展公開亮相,到2016年7月正式列裝,運20飛機走出了一條我國自主創新研發大飛機的成功之路,僅用國外同類飛機一半左右的時間成功實現首飛,創造了世界上同類飛機研制交付的新紀錄。
 
  運20的交付,標志著中國的航空工業正式進入“20時代”,也拉開了人民軍隊航空主戰裝備“20時代”的大幕。繼運20之后,于2011年1月11日首飛的殲20戰斗機成為第二個官宣的“20機型”。2017年9月28日,國防部召開例行記者會,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我國自主研制的第四代隱身戰斗機殲20飛機已經列裝部隊,試驗試飛工作正在按計劃順利推進。在這之前的2016年11月1日,殲20以雙機編隊在珠海航展開幕式上首次公開亮相。在2017年7月30日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閱兵式上,3架中國空軍殲20組成箭形編隊亮相,這也是該機首次以戰斗姿態展示在世人面前。
 
  2018年2月9日,中國空軍發布消息稱殲20開始列裝空軍作戰部隊,向全面形成作戰能力邁出重要一步。這一年的11月11日,第十二屆中國航展最后一天,4架全新涂裝的殲20戰機以四機編隊進行了約8分鐘的飛行展示。
 
  作為“20家族”最后一個公開的機型,直20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閱兵式上首次亮相。僅僅數日之后,在第五屆中國天津國際直升機博覽會開幕式上,直20在直博會上空通場飛過,這是自國慶閱兵飛越天安門以來,直20第二次走進公眾視野。這款由航空工業自主研制的中型雙發多用途直升機能在晝、夜復雜氣象條件下,執行機降和運輸等多樣化任務,具有全域、全時出動能力。從運20到殲20的首次亮相僅時隔3年,從殲20到直20的首次走進公眾視野也只時隔3年。“20家族”迅速壯大,見證了航空工業創新能力的不斷提升和研制速度的不斷突破。
 
  作為主戰航空裝備,運20、殲20和直20服役之后便被陸續投入了各種應用訓練,見證了“20家族”的繁忙。
 
  殲20戰機列裝空軍作戰部隊后,飛行人才穩步成長,實戰實訓逐步展開,與殲16、殲10C等多型戰機聯合開展實戰背景下的空戰訓練,在空軍體系對抗演習中發揮重要作用,為空軍新質作戰能力躍升提供有力支撐。2018年5月,也就是空軍宣布殲20列裝作戰部隊3個月之后,殲20首次開展海上方向實戰化軍事訓練,進一步提升空軍綜合作戰能力。
 
  2020年2月13~17日,人民空軍在5天內先后派出10架次運20大型運輸機馳援武漢,將支援湖北的醫療隊和大批醫療物資運抵抗疫一線。繼緊急執行國內緊急運輸任務之外,為大力支援友好國家的疫情防控工作,中國空軍于4月24日首次派運20向巴基斯坦等國運輸疫情防控物資。之后,運20還先后前往泰國、斯里蘭卡、烏茲別克斯坦等國執行抗疫物資運輸任務,也充分展示了該機優良的遠程飛行能力和戰略運輸能力。在軍用領域,運20表現更為出色。2020年8月下旬,運20在實戰訓練中首次完成高原重裝空投,在連續空投多件重型裝備后,上百名傘兵以“三門四路”離機方式離機,精準平穩著陸,快速實現人裝結合。在這之后不久,運20首次依托民用機場執行跨境投送任務,將130余名官兵運抵俄羅斯。
 
  70年來,航空工業篳路藍縷、奮發有為,實現了航空裝備對航空強國從望塵莫及到同臺競技的跨越,為國防裝備現代化建設作出了巨大貢獻。
 
  在新時期,航空工業緊緊圍繞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對國防和軍隊改革的戰略部署,精確瞄準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的軍事需求,牢牢抓住當前世界軍事革命蓬勃發展的歷史機遇,加強對航空武器裝備體系近、中、遠期發展的頂層設計,加快以空中進攻、戰略投送、戰略打擊、偵察預警、艦基航空、空基反潛、無人作戰、空天作戰、電子作戰、陸上立體機動為代表的裝備體系能力建設,以殲20、運20、直20等為代表的一大批新質航空作戰力量陸續裝備部隊并形成作戰能力,為我軍戰略轉型和有效履行使命奠定了堅實基礎。
 
  在空中進攻能力方面,代表我國航空工業最高技術水準的殲20飛機橫空出世,使空軍綜合作戰能力躍上新臺階;殲10系列飛機、殲11系列飛機陸續裝備空海軍部隊,三代和三代半飛機已經成為我國空中對抗力量的主體;以“霹靂”12導彈為代表的新型進攻武器的更新換代并陸續形成戰斗力,大大拓展了空中作戰的攻擊包線,大幅提升了我空、海軍在空空對抗、空面打擊、警戒巡航等方面的作戰能力。
 
  在戰略投送能力方面,運20大型運輸機正式列裝部隊,使我軍提升戰略投送能力邁出了關鍵一步;運9運輸機的大量交付實現了戰略投送能力梯次性快速增長。裝備交付以來,多次出色完成千里跨區機動、大機群重載遠程投送等重大演訓任務。一支全域行動、全時反應、全程使用的強大投送力量正在逐步形成。未來,這支運輸力量還將在搶險救災、裝備保障、空中搜救等任務中大顯身手。
 
  在戰略打擊能力方面,轟6K轟炸機等遠程精確打擊裝備交付部隊標志著我軍空中遠距精確打擊能力逐步形成。近年來,圍繞軍事斗爭準備和國家權益維護,轟6K多次經宮古海峽、巴士海峽,前出太平洋一島鏈并繞飛臺灣島,日常性巡航南海并參加多場實兵對抗演練,有效拓展了空面打擊范圍。
 
  在偵察預警能力方面,新一代空警500預警機裝備部隊,與空警2000、空警200一起,在空地一體化、多軍種一體化聯合作戰訓練和演習中,為信息化聯合作戰配上了“千里眼”和“順風耳”,有效提升了信息化條件下的戰場透明度,成為當前作戰體系中不可或缺的戰斗力倍增器;一系列偵察、干擾、通信類有人/無人航空裝備也為我軍構筑起嚴密的空中情報、電磁殺傷、電磁管制網絡。
 
  在遠海作戰能力方面,伴隨我國第一艘航母遼寧艦的交付,艦載戰斗機殲15戰斗機走向深藍,初步形成遠海作戰能力,有力支撐了海軍由“近海防御”向“近海防御、遠海防衛”戰略轉型建設的深入推進;大量艦載旋翼裝備交付海軍,使我海軍航空兵遂行任務能力得到大幅提升。近年來,海軍航空兵作為海軍實施先制、反制作戰的重要兵力,在亞丁灣護航、利比亞撤僑、馬航失聯客機搜救、領海日常戰備巡航發揮了重要作用。
 
  在無人作戰能力方面,以“翼龍”系列為代表的察打一體化高端無人機研制成功并出口海外用戶,在反恐、巡邏、偵察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得到外方用戶的高度評價,也打破了西方長期壟斷的局面。國內無人作戰裝備建設也取得了長足進步,總體性能達到國際同類無人機的先進水平,有效提升了部隊低威脅環境下重點區域的持久監視偵察、攻擊和毀傷效果評估能力。
 
  在立體作戰能力方面,直20、直10、直19、直8系列直升機裝備,彌補了陸軍在空地一體化、遠程機動、快速突擊、特種作戰等方面的能力短板,有效支撐了陸軍由區域防衛型向全域作戰型、由平面陸軍向立體陸軍、由大陸軍向強陸軍的轉變。陸軍航空兵正以驚人的速度迅速成長,“飛起來的陸軍”呼之欲出。
 
  新的時期,航空人將在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的領導下,用“能打仗、打勝仗”的標準加快推進航空科技創新與發展,在武器裝備研制中更加注重聚焦實戰、更加注重創新驅動、更加注重體系建設、更加注重集約高效、更加注重能力提升,加速構建適應未來作戰的航空武器裝備體系。航空工業將繼續集智聚力落實國家戰略,服務強軍目標,用一流裝備和服務支撐世界一流軍隊建設,助力航空夢、強軍夢、中國夢實現。


想要导航提示页面汤姆-御用导航提示提醒页面在线-汤姆御用提醒页